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腹腔骨盆腔腫瘤問題


病人:五年前診斷出來惡性肉瘤,骨盆腔肌肉平滑肌,卵巢子宮全切除,兩年半又復發。化療、電療、開刀,現在還在化療。

醫師:妳骨盆腫瘤的能量來自好幾層原因,第一層跟媽媽有關,很悲傷的能量,跟媽媽之間怎麼了?

病人:我跟媽緣分不深(),我從小都看我爸在忙,我爸非常辛苦,我媽什麼都不會,可能是我從小,我不懂我媽辛苦在哪裡,我眼睛看到的都是我爸在一肩挑,我對我媽不諒解,她什麼忙都沒幫。

醫師:身為子女,我們對父母不應該選邊站或批判。父母之間有他們累生的因緣,就如同有些母親會自願為她的孩子赴湯蹈火、鞠躬盡瘁,但是她的孩子卻總是對她惡言相向、把母親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反之亦然。所以每個人與人之間有不同的緣分,父母之間的緣分是父母之間的問題,跟妳無關。
(跟著我對媽媽)媽媽很抱歉,我一直在心裡批評您,對您很不滿,因此我對您也感到有些疚。謝謝您辛苦的生養我,您也是很棒的媽媽,我願意跟您連結,在心裡有您的位置,您是我最好和最適合的媽媽。至於您跟爸爸之間的相處方式是您們的緣份,與我無關,我不再批判和介入。

醫師:(能量腹腔)妳有拿掉過孩子是嗎?

病人:有,三個。

醫師:這些孩子的能量要被妳認可他們的存在,妳在心裡要記得他們,也要跟孩子道歉無法讓他們來到這個世間,誠心的祝福這些孩子順利的去到下個旅程。在能量上他們永遠是妳的一部份,是妳的寶貝們,妳心裡會記得他們。當伴侶流掉愛的結晶時,彼此之間的關係也容易出現問題,心會走遠。妳和先生需要重新燃起彼此的愛和熱情,妳們現在沒火。病人:可能是我對他沒火,他照顧我無微不至,我們個性差很多,他很細心細膩,我會有點不耐煩。

醫師:你要思考你希望要什麼樣的關係?

病人:他很細心,我變成不知道要珍惜。

醫師:給妳一個功課,每天告訴先生五個他很棒的地方,要確實的的的越仔細和越確切越好,完了要記得感謝他的好。妳把他的關懷和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心走遠了。先做功課,妳們之間需要有愛的流動。腹部缺愛,因為跟母親疏離,跟母親疏離的話,在人際關係上也會比較困難建立親密感。妳母親的付出妳看不到,就像妳現在也沒有珍惜先生的付出。

------------------------------------------
兩個禮拜後病人回覆:

非常感恩許醫師為我治療,我有被震撼到。以前念經拜佛時,我有迴向給這些寶貝,但是從來不敢自居是媽媽,現在知道我是他們的媽媽,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歡喜。聽了許醫師的話,面對我先生時,我就告訴自己要誠心的感恩,要惜福。

這些天來,心臟部位也不會隱隱作痛了,以前有時候會感覺吸不到氧氣,現在呼吸也順暢多了。我先生每天都有很多很棒的地方,例如:我要出門,他就堅持開車送我,剩菜剩飯堅持不讓我吃,最近比較冷,臨出門會檢我的穿著,晚上睡覺會現那電熱毯溫被褥。以前會覺得他有點煩,現在我會誠心的謝謝他。

感恩許醫師,非常感

1 則留言:

Lynn Lin 提到...

许医生, 您好, facebook上只能follow, 所以不能够留言, 只能在这里给你留言. 我看了很多许医生的文章, 我本身也是修佛的, 所以我明白道理, 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我是很理智的人.但是情感上我还是会抗拒.我知道我父母很爱我, 我也很爱我的父母,但是我对于父母的负面的话觉得很难以接受.我觉得怎么我最亲的人都不能理解我, 还要这样我说我, 我觉得特别委屈, 我会哭.我妈妈就说我, 哭什么哭, 好像很委屈一样, 说说你而已, 有则改无加冕.所以我就尽量控制住, 不在他们面前哭, 然后离开他们家后, 我才偷偷地流眼泪. 理智上我知道 , 我要孝顺父母, 让他们高兴, 但是当他们说我的时候, 我的情感还是接受不了. 因为我在澳洲, 我没有办法去看诊, 所以我把东西写下来, 想许医生教的, 去感恩他们, 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内心深处的那股能量, 还是没有得到释放, 每当他们说我的时候, 我就想反驳回去.但是又怕说了他们会难过.经常自己在内心跟自己斗争.我知道这样很不好, 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