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7日 星期六

許芳宜:弱者沒有哭泣或哭窮的權利只有打拼的權利


許芳宜--國際知名的舞蹈家,被喻為20世紀舞蹈巨擘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的傳人:當我正在思考弱勢族群問題的時候,許芳宜就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還願意讓我訪談她,感恩老天總是有最好的安排 :) 我知道芳宜常常下鄉到各個部落去演講和帶動孩子,所以想要聽聽她的想法和做法,以下是我們訪談的內容:

她說她不想傳承舞蹈或創造另一個許芳宜,而是想傳承希望和夢想,讓每個生命都能發光發熱。她透過自己生命故事的分享來激起孩子們的熱情。 她認為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生命可以透過夢想和希望來改變,不是「可不可能」而是「想不想要」改變。

布滿傷痕的雙腳、全身滿是傷痕累累的她,芳宜說她並沒有擁有天生舞者的完美身材,她的肌肉、骨骼的開展度也不夠好,因此她比別人更加努力的設法拉展開身體,也更重視身體線條的修飾和運用,即使膝蓋因受傷而受到限制,她也會想盡辦法去開發利用身體其他部位來達成她想要的動作。

年輕時為了跳舞想盡辦法,就希望圓心裡的夢-成為職業舞者。一個人隻身到陌生的紐約,英文不通,每天靠著練舞來面對孤單寂寞,搭車、吃飯、睡覺,滿腦子裡都在想著走位、轉身、動作等。她不知道世界的標準是什麼,只是不斷的跟自己的極限挑戰,她拼了命的練舞,終於成為美國最具權威現代舞團首席舞者,但卻被不公的對待只因為她是亞洲人,她的膚色與其他白人舞者不同,所以演出機會少了很多,可是她從不抱怨,只有更加努力,讓自己更好、更成功、更讓人無法忽視她的存在!


她說弱者沒有哭泣或哭窮的權利只有打拼的權利,所以不要抱怨資源不足或被不公的對待。社會人士都想要投資績優股,所以要讓自己成為績優股,不要只會對人伸長手要求幫忙而已。我們的力量是從內而來,不是從外獲得的,找不到別人幫忙時我們會氣餒。其實我們內在都有很多力量,很多寶貴的資產,所以試著往內尋找自己有什麼資源(天賦),往內看自己目前擁有什麼,和不夠什麼?不夠的地方,可不可以自己想辦法去努力補足?

當我們遇到困難只會抱怨,和到處要求他人應該幫助自己時,就好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在溺水時會四處亂抓尋求他人的協助,卻忘記其實自己會游泳。芳宜救了自己很多次都是用這個方式:往內尋找自己有什麼資源?還需要補足什麼?所以遇到困境時不要到處抱怨,也不要希求別人應該來救自己,因為救命的鑰匙是握在自己的手裡。

沒有把自己的天賦完全發揮出來就是沒有投資和愛護自己。當自己開始努力,天時地利人和自然會具足,當自己努力時,很多力量就會出來協助自己了。芳宜不會去懇求他人的贊助,她只是很努力的讓自己更加美好,也讓很多人和企業主動要求贊助她,甚至都很感謝也很驕傲能有機會贊助她。她把自己當作品經營好,好作品不怕沒有舞台或會餓死。

會窮的人是因為認為自己很窮,更糟糕的是自認為自己的靈魂和才氣都很窮。所以生命會充滿了抱怨,抱怨政府、社會、伴侶、孩子、同事等等,沒有任何事或任何人可以讓他滿意,他的失敗是周遭人和社會政府的問題,不是自己的問題,所以他只能永遠停留在原地。

她一直都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發光發亮,要相信自己很獨特,必須認可自己、喜歡自己、但也要誠實的自我面對,努力改善自己的不足。不需要跟別人解釋、交代,也無需跟別人比較,只有你的心裡很清楚、坦蕩的明白自己是不是做到最好了。所以芳宜很專注的活在當下,不斷的努力挑戰自己的極限,也很努力的帶動周遭的人讓大家都能活出最美麗的生命

1 則留言:

邱惟嵩 提到...

宇宙皆為一體 色身也是一個小宇宙 血生氣 氣帶血 保持愉悅心情 多運動 多靜坐 就會改變色身磁場 轉化濁氣為能量 這是千真萬確 只是人類的肉眼所見有限 無法認清事實 就像佛教所說的「德與業」它是真正存在的物質 德是一種白色物質 會往上昇華 業是一種黑色物質會往下掉 黑色物質在人類體內會使人感到病與痛 這就是業力現前 人類如果修行到一個境界 層次 是有能力將黑色物質打出體外 這就是所謂的「自療」自我治療 這是每一個人都具足的一個能力 只是沒有經人點化 無法去應用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