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禪修體驗分享2

禪修體驗分享2: 概念的框架──無「我」的概念就無煩惱痛苦的產生。

我們五官所看到或認識的世界都是經由概念的形成而產生。概念大多是經由教導而形成的,例如這是玫瑰花、這是香蕉、這是酸的、細菌是可怕的、男人不可以哭、時間(現在、過去、未來)、老師、銀行員、藝術家、你、我、他、國家等等都是概念罷了。當然概念和標籤可以幫助我們用語言互相溝通,但是也大幅度的框架了我們的思維和所認知的世界,也對我們生命的體驗產生很大的設限。

例如:當我們看到一位修女或和尚的外相時,我們就會為他們貼上修女或和尚的標籤,而且容易用過去所接觸到或所讀到有關修女或和尚的概念來假設看到的這個人應該是如何如何,但事實可能跟我們想像的差很多。而「國家」、「種族」、「信仰」等的概念更是讓我們人類分化,誤認為我們彼此之間有所不同,所以得要捍衛主權,進而引起諸多的戰爭和排除異己。

文化、教育、環境背景等對我們造成的概念框架,而這些概念如果沒有經過沈思或正念(mindfulness),很容易被認為是理所當然,本應如此。這樣的框架會挑起家庭、社會、國家之間等的紛爭。

例如:台灣的文化和教育是要脫鞋才能進屋,晚上睡覺前要洗澡,跟動物一起睡覺很髒,那一到了歐美不同的習俗和環境就會開始批評人家的不是:怎麼進屋子不脫鞋好髒喔,怎麼晚上睡覺不洗澡還跟寵物一起睡,真可怕等。不只國與國之間不同,就連在同個國家的人,各個家庭的習慣也都不一樣。很多朋友或伴侶之間的對錯爭執就是來自這些框架的束縛。

乾淨和骯髒、美和醜、多和少、貧和富、離別和相聚、你我他、生病和健康、老人、好人、壞人等等概念。人有「相聚」的概念就一定有「別離」的概念,有「好」的概念就有「壞」的概念。概念是相對性的,但並沒有任何真實性或絕對性,但大多數的我們都被概念所框住了,把概念認為是真實的,很難從中跳脫出來,除非有比較深入的禪修,在靜定中較容易看清楚什麼是我們所設定的框架。

所謂的生病不過是身體的因緣變化罷了,不要加以「我」在生病,我好痛苦,我的病很像越來越嚴重,我臥床了誰來照顧我啊,我的孩子好可憐沒有人照顧等等諸多想法和故事會讓我們感到越來越恐懼和害怕。

生氣就只是生氣的情緒,情緒會自然來去,情緒並不屬於我的。不要加以「我」在生氣(我們不過是能夠體驗生氣的感受罷了,並無法擁有它)或XXX讓我生氣,他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的壞話,實在太可惡了,簡直欺人太甚,太不把我看在眼裡了,看我怎麼修理他等等,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齣戲,卻毫沒有察覺自己落入戲裡了。


所以,當我們跟人起衝突的時候,或看他人不順眼的時候,要記得問問自己:「我被什麼概念束縛了」?「我可不可以放下這個概念」?「我可不可以接受事情的發生」?「我可以接受目前的狀況或處境嗎」?「我可以跟自己或他人或環境和平共處嗎」?試著把「我」抽離,沒有「我」的概念,或沒有「時間」的概念,我們就能遠離煩惱、焦慮和痛苦了!

1 則留言:

陳益興 提到...

精簡有效!

輕鬆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