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

被監控的恐懼!


問:我的手機、電話及e-mail裡面的通訊內容,電腦的上網資訊等曾經有被竊聽竊看後傳給同仁的紀錄,這讓我感到不安又恐懼。因為我無力改變犯罪環境,所以要釋放掉這樣的恐懼真的很不容易。我曾經試著換工作,但還是遇到同樣的竊聽問題,如果身處在我這樣的環境中,無時無刻隱私都被監視,您教我們釋放恐懼的方式,其實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無法套用到我的身上。
答:別人的隱私的確應該尊重,不應當成八卦四處宣揚,更不應隨便監控竊聽。但是話說回來,如果自己常常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就要思考為什麼我會常遇到同樣的問題。
我們所遭遇的世界是自己所造就的,我把注意力放在哪裡,哪裡就會被擴大。如果我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某個點上,那麼我所看到、感受到的世界就會全是那個點。
例如:一個太太如果一直擔心先生會有外遇,每天聽先生說話、觀察先生的行為時,都是在思考和搜尋先生是否發生外遇的證據,甚至查詢先生的所有通訊紀錄等等,因為一心認定對方會有外遇,所以一句普通的「你好嗎?吃飽了嗎?」都可以被懷疑或過度詮釋成曖昧的問候。
可以到人多的地方做個簡單的實驗,試著注意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我們會發現怎麼今天滿街的人都穿黑色出門呢? 如果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穿著紅色衣服的人,那麼就會發現怎麼突然間到處都是穿紅色衣服的人。或者,把注意力放在看周遭臉上帶著焦慮表情的人,我們也會突然發現怎麼大家都看起來很焦慮呢。相對的,如果我們把專注力放在尋找臉上帶著快樂表情的人,就會發現今天大家好像都很開心。所以,我們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世界不過是自己內心選擇性的投影罷了。
同理,如果我很討厭別人說我的閒話,或認為自己受到他人所監視,我就容易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找尋有沒有人在說自己的壞話或監視自己,不管是看FBemail,或者傾聽他人閒聊等,我的專注力會放在對方的每句話是否是針對我,如此一來,很容易就會過度詮釋他人的話語。
一直找尋有沒有人在說我的壞話或是監視我,說起來自己也是在監視著他人。我無法知道別人在監視自己,除非我也在監視著對方,監視的方法可能不一樣,但心態上是一樣的。就如同我們說對方固執的時候,自己一定也是固執的,固執是相對的感受,如果我不堅持自己,就不會感受到對方的堅持。(可以參考此文 http://happy1013.blogspot.tw/2013/02/blog-post_4.html
別人錯誤的行為是別人應負的責任,如何反應是我自己的選擇。與其時時刻刻擔憂恐懼被監聽,不如時時刻刻活在當下,專注在自己所說、所做、所想是否合乎正道?讓自己身口意越來越清淨自在。
自己如果能夠慢慢朝著成為一個無需保有隱私的光明人,那人生就會很自在,沒有任何恐懼。要做到無需保有隱私的光明人,需要時時刻刻所說、所做甚至所想的都很光明磊落,不隨意批判或抱怨任何人、任何事,凡事從愛和慈悲出發,身口意都清淨,自然不怕人聽也不怕人批判,沒有任何恐懼。
面對這樣的逆境,可以督促我們時時刻刻檢視自己的身口意。我們當然要想辦法克服和改變逆境,但如果無法改變外在環境,可以試著將逆境轉化為成長的墊腳石,藉由逆境幫助我們看到自己的脆弱和恐懼,從中慢慢學習如何去蛻變成長。
p.s1. 過去的事件所帶來的恐懼有可能卡住我們的能量場,如果自己無法釋放改變,有機會可以考慮來我的診間,我很願意協助您釋放這些情緒記憶的能量。深深的祝福您!
p.s2. 有些人時時刻刻感到被監控,甚至他所有的想法都會被偵測到,是因為精神狀況出了問題,需要尋求精神心理專家的治療。這是另當別論的狀況,不是此文所提到的問題。

沒有留言: